价值中国 - 财经商业新媒体·职业人士网络
热点观察
正在读取登录信息...

商标侵权之争 苹果要买“iPad”?

商标侵权之争 苹果要买“iPad”?

  “果粉”们打开手中的iPad,没想到的是苹果公司无权使用iPad商标,苹果iPad在中国内地销售要么改名,要么付出高价商标授权费,否则使用iPad商标将变成侵权。

  美国苹果公司与深圳唯冠的iPad商标侵权案,近日又有了新的进展。继去年年底一审判决苹果败诉之后,苹果已在广东高级人民法院继续上诉,而唯冠也已向上海浦东法院提起商标侵权诉讼。目前,全国工商开始介入调查,上海、深圳等多地已对iPad进行下架,并有媒体报道,北京西城工商分局已对苹果西单大悦城店开出一张高达2.4亿元人民币的罚单。正值苹果iPad3发布箭在弦上之际,此番不排除深圳唯冠想要通过工商方面向苹果公司制造压力。

  谁是谁非难以断言。一方面,从这次的商标侵权纠纷中披露的事实来看,苹果早期对案子出现误判的可能性较大。而强势的苹果以往从思科手中获得iPhone和IOS商标的经历,也难免让人诟病其此番有点托大欺小。而且在中国的商标侵权官司开打的同时,苹果和三星、HTC等企业也正在多个国家打着20多场官司,也颇有点“真理装在手电筒里,只照别人不照自己”的嫌疑。

  但是另一方也并非良善。据说当年苹果壳公司英国IP公司与台北唯冠的谈判过程中,主导唯冠一方的杨荣山,是唯冠国际、台北唯冠和深圳唯冠三家公司的法人代表。虽然杨荣山有着三重身份,但是协议只有台北唯冠的签字,根据世界各国公司法的一致规定,分公司与母公司是一个整体;而子公司之间、子公司与母公司之间,都是独立的企业法人。身为子公司的台北唯冠,不能给同是子公司的深圳唯冠设立合同义务。科技苹果如何能够敌过商人的狡黠?不管是不是苹果被摆了一道,但在法律和游戏规则面前,容不得错失半分。

案件回放

苹果商标侵权  以“闲置不用”为由欲揽商标入怀

  此次iPad商标之争要追溯到10年前,2000年唯冠国际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唯冠控股”)旗下子公司唯冠科技(深圳)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唯冠”)在中国申请iPad文字商标和文字图形结合商标的商标专用权,2001年获得核准注册,之后将该商标使用在其自行研发的液晶显示器等电子产品上。

  唯冠控股系香港上市公司,在中国大陆、香港、台湾、美国、英国等7个国家和地区设有子公司。2001年至2004年,唯冠控股旗下另一子公司唯冠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台湾唯冠”)在欧盟、韩国、墨西哥、新加坡等国家共获得8个“iPad”相关注册商标专用权。

  而在2005年前后苹果公司策划相关产品进入欧洲市场之时,得知iPad商标归台湾唯冠所有,当时曾以撤销闲置不用商标等理由向英国商标局提出申请,希望获得iPad商标,但在英国败诉。

  2010年2月9日,IP公司以商标连续三年停止使用为由,向中国国家商标局申请撤销深圳唯冠的iPad商标。该申请已被国家商标局受理。目前,此案正在审理中。

  上演“双簧”巧夺商标

  苹果公司在英国“撤销申请”未果,2009年8月,IP公司开始与台湾唯冠接触,要求台湾唯冠向其转让全球所有的iPad商标,也就是除了自己注册的8个商标以外,还包括深圳唯冠的两个商标。

  2009年12月23日,IP公司以35000英镑从台湾唯冠手中购得iPad商标。

  2010年4月3日,苹果公司标有iPad商标的平板电脑产品在美国上市。4月7日,苹果公司与IP公司签订转让协议,以象征性的10英镑价格受让包括涉案商标在内的所有商标。9月17日,苹果公司iPad产品挺进中国市场。

  由于认为被告拒不履行其转让涉案商标的义务,2010年6月,苹果公司联合IP公司将深圳唯冠告上法庭,请求法院判令iPad商标的专用权归原告所有,并赔偿其经济损失400万元。

苹果商标侵权  深圳唯冠起诉苹果侵权

  2011年1月,深圳唯冠向北京市工商局举报苹果公司使用iPad商标涉嫌侵权。北京西城区工商局于6月在苹果公司北京西单大悦城直营店进行调查,并出具了拟处罚通知书,单店罚款涉及金额2亿多元。随后苹果公司要求听证,并举行了听证,但目前工商部门至今尚未作出最终的处罚决定。

  据深圳唯冠另一代理律师肖才元向媒体表示,深圳唯冠目前已开始在广东地区对苹果授权经销商提起诉讼,要求苹果经销商停止侵权。

  2011年12月5日,苹果公司诉唯冠科技(深圳)有限公司索要iPad内地商标权案一审判决,深圳市中院一审驳回苹果全部诉讼请求。

  2012年1月5日,苹果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

  2012年2月6日,唯冠科技在上海向法院提出申请,要求对苹果iPad执行禁止令。

  多地工商调查或被禁止进口

  深圳唯冠代表律师马东晓日前透露,截至目前已有9个省市自治区近20家工商部门介入调查iPad商标侵权案,未来还会有更多工商部门介入,其中大部分举报材料由他们提供。深圳唯冠正在准备向海关提供材料,要求禁止苹果iPad的进出口。

  目前,各地工商部门对苹果iPad的处置方法不一,河北石家庄等地的工商部门对iPad进行查扣,而江苏徐州、山东青岛等多数地区只是要求iPad下架,不能进行公开销售。

  马东晓表示,深圳唯冠至今并没有向苹果提出具体的赔偿金额,目的就是希望可以与苹果进行和解。“唯冠没有正式报过价,而苹果非常高傲,没有听取报价的诚意。”

  深圳唯冠在上海起诉苹果的官司将在本月22日开庭,届时法院将会召开听证会,并决定是否禁售iPad。

争议焦点

苹果商标侵权  转让合同对被告有无约束力?

  原告诉称,商标专用权的取得可以是原始取得,也可以是继受取得。台湾唯冠与IP公司签署协议转让了所有iPad商标的全部权益,其中包括在中国注册的两个商标。因此,被告应该履行将涉案商标转让给原告IP公司的义务。

  被告则认为,商标转让协议发生在IP公司与台湾唯冠之间,对被告所有的两个在中国注册商标进行转让,虽然协议列明标的,但显然是无权处置,对被告不产生效力。

  一审法院认为,原告如果想购买被告的商标,应当按照中国的相关法律规定,与被告签订转让合同,并办理商标转让手续。而台湾唯冠与IP公司之间签订的协议,并非原告与被告之间订立。商标转让协议不是被告签订,而协议涉及到被告的注册商标,在协议签订后被告也无追认,因此本案合同对被告无约束力。

  另外,原告认为涉案转让商标协议属于集体转让交易,而法院称深圳唯冠与台湾唯冠是不同的独立法人单位,授权订立商标转让合同的只是台湾唯冠,故不能认为是唯冠集团的集体交易行为。

  表见代理能否成立?

  原告认为,台湾唯冠即使没有对iPad商标的处置权,但台湾唯冠代表被告签约表见代理成立。作为该案争议焦点的专业术语,“表见代理”是指虽无代理权但表面上有足以使人信为有代理权而须由本人负授权之责的代理。

  被告辩称,从未授权任何人转让iPad商标,原告与台湾唯冠之间买卖第三人的商标,其主要过失在于原告方,表见代理根本不成立。

  法院认为,表见代理是合同没有相对人或者相对当事人不明确,一方当事人以为代理人有权处分合同标的物,与该代理人之间签订的合同。本案涉及的商标转让合同不是被告与原告订立,而是台湾唯冠与IP公司订立,该合同有明确的相对人。被告也没有任何书面的委托或者授权台湾唯冠与原告IP公司进行谈判或者订立合同转让商标。

  法院审理后认为,原告方要商业获取他人的商标,应当负有更高的注意义务,应当按照我国的法律规定,与商标权利人订立商标转让合同,并办理必要的商标转让手续。而本案商标转让合同系原告之一的IP公司与台湾唯冠签订,且与深圳唯冠之间的表见代理亦不成立。故原告的诉讼请求予以驳回。

昔日知名企业如今满目疮痍望借此“咸鱼翻身”

唯冠国际  在中国改名换姓,还是天价收购iPad商标?苹果作难了。作为让苹果作难的始作俑者,深圳唯冠成为关注的焦点。

  一份2009年唯冠方面发布的资料介绍说,唯冠成立于1989年,是最早在中国大陆投资的台资企业之一,1997年在香港上市。1991年,唯冠科技(深圳)有限公司落户深圳,是唯冠集团最大的核心研发生产基地。

  对于深圳唯冠的衰败,一份公开资料显示,受金融危机的影响,唯冠公司大客户宝丽来破产导致其应收款无法收回,加上反垄断诉讼,其在美国损失惨重。

  2010年8月,唯冠创始人杨荣山被香港高等法院颁令破产,公司股票停牌至今,而唯冠公告则显示,其流动负债净额达28.7亿元,38亿元贷款逾期未偿还,另对中国银行、民生银行等8家银行的负债约为1.8亿美元。

  此前,以8大银行为代表组成的债权人会议最终决定对唯冠进行债务重组。而在审核之后,担任唯冠债务重组顾问的和君创业公司发现唯冠几乎没有值钱的资产,仅剩iPad商标最有价值,于是推动唯冠的8家债权银行联合起来向苹果公司索偿100亿元人民币。

  昨日,多名在唯冠深圳公司门前围观者均表示听闻唯冠与苹果公司的诉讼,认为天价索赔有望让唯冠起死回生。保安李华介绍说,随着唯冠有望从苹果公司得到赔偿,一些原本讨债无望的债主也返回保税区,然而唯冠深圳公司负责人却不知踪迹。

  对于唯冠对苹果iPad执行禁止令的申请,唯冠代表律师马东晓表示,唯冠申请禁止令的目的是为了在二审结束前限制iPad产品在市场上违规流通,尽管正常情况下法院在接到申请48小时后,就会做出决定是否颁布禁令。但在实际执行过程中,往往时间会有所延长,尤其是涉及苹果这种企业的重量级产品,所以不知道能否按时得到回复。

  他表示,一旦从法院等拿到禁止令后,唯冠将要求苹果在大陆的各个渠道停售iPad产品。但他同时表示,据他了解唯冠科技仍期望与苹果达成和解,但目前苹果尚未有明确表态。

  有业内人士评价,唯冠向法院申请禁止令就是以进为退,依靠渠道商施压倒逼苹果尽快和解。对正处于债务重组期的深圳唯冠来说,iPad商标的重要意义不言而喻。深圳唯冠债务重组顾问和君创业总裁李肃曾表示,将向苹果索赔100亿元人民币。眼下唯冠深圳资产已被八大银行陆续封查,iPad商标权或能让它从苹果手中捞些利益。

苹果犯低级错误二审若败罚款超300亿

苹果商标侵权  上海泛洋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刘春泉分析说,苹果一旦胜诉,则不需要与深圳唯冠再进行任何谈判;但苹果败诉,就面临是否与深圳唯冠谈判以何种价格转让标的,或放弃iPad进行改名。但他对苹果的胜诉并不看好。

  国内知名律师于国富在谈及此案时表示,正常情况下二审苹果逆转几率不大,他认为双方和解的可能性非常大,双方僵持的核心在于唯冠的要价和苹果对iPad在大陆更名成本的评估。

  唯冠代表律师马东晓亦认可这种观点,但他表示苹果和唯冠目前并无进一步沟通的消息可以透露。

  但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苹果尽管一审败诉,但仍对二审充满信心。该知情人士称苹果对iPad在大陆地区更改商标的成本早有评估,但目前内部透露的消息显示苹果对与唯冠和解积极性并不高。

  消费电子行业分析师梁振鹏指出,iPad的品牌价值已深入人心,苹果已将其放在极为重要的战略地位,“将iPad更名的可能性几乎没有”。

  按照中国商标法的规定,侵犯商标权行为赔偿有三种:首先是权利人的损失,其次为侵权人的获利,最后是法定赔偿。

  根据商标法实施条例第52条规定,对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罚款数额为非法经营额3倍以下。据易观国际的数据,从2010年第4季度到2011年第3季度,苹果iPad累计在中国销售了362万台。按均价每台3000元计算,苹果公司在中国iPad营销至2011年第三季度,已达108亿元人民币。若二审败诉后,工商局对iPad的最高罚款可超过300亿元。

苹果被“咬”:你支持谁?

苹果商标侵权  力挺苹果:苹果不要这商标照样好卖

  iPad “被下架”的消息一出,实名认证的创新工场法务负责人裘伯纯在微博中透露:“唯冠称2009年苹果支付给其母公司的3.5万英镑,不包括在大陆注册的"iPad"商标。唯冠欠银行几十亿,向苹果索赔100亿。还有这么耍赖皮的?”

  创新工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开复随即评论道:“太过分了人家也可以不跟你玩。例如Gmail在英国和德国就因为商标问题,决定改名为GoogleMail。”

  对于苹果侵权一事,许多网友表示苹果公司大可换个商标,而免于蹚这趟浑水。

  网友“ShowMing”就表示:“商标背后的产物更重要。”网友“福耀大中华”就坚信:“苹果不要这个商标照样好卖。”“iPad要改名字就改呗,要是改名字对其一点影响都没有,他还纠结什么呢?”

  “如是同级别的竞争对手,玩玩这个还可以,这样的对手,玩这个没什么意思。”网友“老爸思考”说道,“换个商标照样卖,说不定苹果早就申请新的了。商标在某种意义上是要靠商品才能有灵魂的。”

  支持唯冠:又没人逼苹果用iPad

  针对裘伯纯指出“唯冠索赔100亿”的消息,网友“Asti酒尚”质疑道:“哪里有说唯冠向苹果索赔100亿了?华尔街日报报道他们还没决定问苹果要多少钱呢。不过苹果侵权是事实,中国已成为世界最大的个人电脑市场了,苹果应该会谨慎处理的。”

  很多网友表示保护知识产权不应将苹果区别对待,网友“吕白”在微博中说:“中国企业国外商标被抢注的纠纷多了去了,中国企业也利用法律合法的玩,有何不可?依法办事!”“这有什么可耍赖的呢?谁先注册的商标谁就有商标所有权、商标抢注案在国际上也有不少了,为什么还会犯这种低级错误呢?”网友“米斯特瞎忙”也说道。

  网友“马可洛夫斯基”在李开复的微博中回复道:“李老师,此言偏颇。如何就过分了呢?保护知识产权理所当然。出价还价或高或低乃正当行为,市场交易愿买愿卖。”

  “可以改名啊。但是价钱没谈拢就强行以iPad进入内地,这就不是流氓行径么。”网友“silo围脖儿”说,“又没人逼苹果用iPad。”

中国企业要走出去需做好功课

苹果商标侵权  “苹果是一个伟大的公司,但商标交易要遵循法律规则,深圳唯冠拥有在中国范围内的专有使用权,除非苹果拿到许可使用或者受让商标权,否则深圳唯冠可以禁止任何人在中国使用iPad商标。”马东晓认为,苹果公司在购买商标过程中,没有搞清楚iPad商标在中国的归属权,“小疏忽酿成了大错误,这是一个惨痛的教训。”

  “因此,企业进行知识产权收购时,一定要委托律师作尽职调查,确定权属和法律状态。如果当时苹果公司收购涉案商标时,能够与商标权利人深圳唯冠进行有效沟通,就可能避免打这场官司。”马东晓提醒企业在并购时,在对资产、债务作尽职调查的同时,千万别忽略了知识产权的尽职调查。

  知识产权本身是一柄双刃剑,既可以成为自我保护之盾,也可能成为被人攻击之矛。当前,知识产权纠纷与进出口贸易等密切相关,“中国企业要想走出去,难免涉及知识产权保护方面的问题,因此必须引起高度重视。”刘春泉说。

  “IT行业由于涉及诸多专利、商标等方面的保护问题,尤需引起关注,唯冠和苹果之争算是IT产品商标纠纷的一个典型代表。”陶鑫良认为,“互联网时代酝酿品牌的周期极短,这和一般意义上品牌建立周期长形成了鲜明对比。IT行业所催生的产品具有量大、面广和生命周期短的特征,因而引发的品牌兴废与进退很可能在短期内就能完成,IPAD就是一个典型。”

  “在很多人看来,IPAD已经渐渐变成了一个产品的通用名称,其最初的归属之争往往变得更加复杂。正如当年的U盘问世一样,IT产品名称的通用化倾向也让衡量标准发生了改变。”陶鑫良说。

  华东政法大学知识产权学院教授何敏说:“在激烈的知识产权竞争中,一个企业要想把握住先机,一个不可忽视的要素就是合同。无论涉及商标转让还是使用,完善的合同管理是知识产权的有力武器。越是电子科技产品层出不穷的时代,越是要注意细节的管理。”

  中国企业走上国际市场,要避开知识产权保护的“雷区”,又能安享知识产权保护的成果,首先要对当地的法律有足够的尊重和了解。“由于各国在法律规定上存在不同的界定,在侵权发生前事先做好功课往往是决胜的第一步。这也是苹果商标侵权案给中国企业的启示。”刘春泉说。

苹果纠纷对现代企业的警示

苹果商标侵权  创立于1977年的苹果公司,由于商号、商标选择不当,转年就陷入与英国苹果公司的商标纠纷,长达30年。近年来又陷入iPad商标纠纷,面临着在中国大陆被禁售或天价索赔的风险,否则就要放弃iPad商标。

  苹果公司在商业标志类无形资产的创造、管理方面出现的问题对现代企业有警示作用:

  第一,技术创新是重要的,但仅有技术创新是不够的,还必须进行综合的无形资产建设的创新。

  某一类单一的知识产权(专利权、商标权或著作权)不足以解决企业的全部问题,企业必须要进行多元的知识产权配置。

  第二,商号和商标不仅仅是一个商业标志,要提高到创造无形资产的高度来认识。

  在商标、商号的选择上最好远离无创意的通用名词,用无创意的名称做商标名称的商标权人,无法阻止他人在其他类别商品和服务注册与你名称相同的商标。因为你的商标名称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私权”,你选用的名称也是利用了公共资源。商标权无形资产价值的基础之一,就是商标本身要有创意,首先具备较大的“艺术价值”,而后才会有商标权的权利价值、经济价值、信誉价值。商标名称如果是普通名词,很容易被他人申请撤销,引起法律纠纷。

  第三,进军国际市场必须要有国际化的无形资产,“兵马未动,无形资产先行”。

  无形资产不能随意全球“漫游”,要想获得境外的保护,就必须向境外申请权利(专利权、商标权)。不在境外获得无形资产权益,无异于放弃领土,这是比有形领土更具实力的可以无限扩张的“无形领土”。没有“无形领土”,虽然你有进军国际市场的雄心和战略,但在广阔的国际市场上却没有你的立足之地。可供选择的道路:花巨资买回相应的商标或专利,或是改换商标再花费人力、物力、财力和时间重新开拓市场。

  第四,设置无形资产专门管理机构。

  21世纪,国家与国家、地区与地区、企业与企业的实力差异,更多地在于拥有无形资产资源的数量和质量,以及对人力资源、对无形资产的创造能力,及无形资产的管理经营能力。

  人才是无形资产的源泉,无形资产不仅要创造更要注重管理和经营。拥有高端复合型人才是搞好无形资产管理经营的重要基础。企业要把无形资产管理放到重要的位置,设置专门的无形资产管理部门,配备专门的无形资产管理人员对企业的无形资产进行综合、全面、系统的管理,这是无形资产管理的组织保证。通过高端复合型无形资产管理人员,促进企业提高无形资产管理水平,提高无形资产效益。

结语

苹果商标侵权  不论是败给了自己的疏忽还是败给了商人的狡黠,苹果此番终于深陷泥沼难再游刃有余却是事实。面对庞大的中国市场,苹果一旦最终败诉,未来可能仅剩三种选择:付出巨额费用“赎回”商标、丢弃iPad使用新商标、退出中国市场。无论哪种选择,对于苹果都是一次惨痛的失败。

  此案尚悬而未决,在众人关注其最终结果的同时,也留给人们更多的思考。首先,任何人都必须承认,对待知识产权需永留敬畏之心。哪怕你是如日中天的苹果,也绝不可能因自己的超强实力,在中国或任何地方图谋超国民待遇。而缺乏敬畏的后果,可能导致的或许不仅仅是金钱的损失,或者是战略的被动,甚至是商誉的缺损。

  而另一方面,不是因为iPad,所以才有苹果,而是因为苹果所以iPad。在某种意义上,商标要依靠商品才有灵魂。商标可能会失去,但苹果的创新无可替代,也无法抢走。即便由于法律原因,伟哥会改名万艾可,凌志能改名雷克萨斯,iPad或许变成未知的i什么,但创新者的形象永远是鲜明的,搭便车者将永远无法超越。

  商标是品牌的内核,也是无形资产的重要构成要件,它能给企业较长时间内带来超额利润,因此,被人们称为“永动的印钞机”。苹果被深圳唯冠科技“咬”,为我国企业提高知识产权意识,以及运用法律来保护自身利益提供了可贵的标本。

附:苦味苹果“流年不利”

  有消息透露,目前已经被谷歌收购的摩托罗拉移动在上个月向加利福尼亚州法院提交了一份文件,“要求”获得苹果公司使用自己专利的使用许可费。摩托罗拉移动表示,“要求”苹果为在去年售出的每一台iPhone和iPad向摩托罗拉支付相当于售价2.25%的专利费。

苹果商标侵权  苦果一:摩托罗拉移动要收数十亿美元专利费

  据媒体报道,最新一个季度数据显示,苹果全球卖出了超过3700万台iPhone,如果征收2.25%的专利许可费的话,那么仅仅2011年的许可费就可能超过10亿美元,而如果加上iPad的专利使用费,那仅去年一年就意味着苹果可能需要向摩托罗拉支付高达数十亿美元的专利许可费用。

  对此,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这种专利使用费一旦缴纳,那苹果今后就必须不断“上缴”此类费用给摩托罗拉移动,这将大大打击苹果业绩,而提升竞争对手的利润空间。

  苦果二:产品在德国遭下架

  而摩托罗拉移动与苹果之间的“斗争”已经不是一两回了,就在几日前,苹果被迫在德国在线商店撤下iPad3G、iPhone 3GS和iPhone 4。据悉,德国法院去年12月裁定,iPad 3G、iPhone 3GS和iPhone4侵犯了摩托罗拉移动一项与GPRS相关的专利。同日,德国曼海姆地区法院还对摩托罗拉移动起诉苹果欧洲销售部门一案做出裁决,对苹果iCloud和任何能够访问iCloud的设备下达了永久禁令。

  业内资深人士杨群表示,苹果在2007年推出iPhone之后,不断向安卓阵营发起“攻击”,使得提供安卓系统的谷歌不得不在去年以125亿美元收购了摩托罗拉移动,决心与苹果一番“恶斗”。

  苦果三:在中国市场面临罚款及禁售

  而在中国市场,苹果与深圳唯冠公司的iPad商标诉讼纠纷已经纠缠3年。2011年年底,深圳中级法院做出一审判决,苹果要求认定唯冠侵权的请求被驳回。而近日据媒体报道称,唯冠方面于2011年初向北京一工商分局进行了投诉,其理由是因为该辖区内有苹果在中国的5个直销点之一,而工商分局已经立案受理。由于商标侵权案的处罚要根据非法经营额作为计算依据,有媒体报道称,在去年6月份工商分局就确定了2.4亿元的罚款,但因为苹果提出异议,目前该罚单还尚未进入执行程序,该数字并没有得到苹果公司以及相关工商分局的确认。

  同时,昨日有消息传出,唯冠科技昨日在上海起诉了苹果,起诉主要的行动是申请法院禁售令,据负责此次起诉的唯冠公司律师马晓东表示,正常情况下,法院在接到申请48小时后,就会做出决定,是否颁布iPad的禁售令。

苹果商标侵权  苦果四:用户不满饥饿营销

  虽然苹果公司产品在全球卖得火爆,但有中国用户对苹果这种“饥饿营销”非常不满。不少网友表示,苹果公司的营销手段很恶劣,故意让原价的iPhone手机在自己的官网和中国内地的5家直营店严重缺货,却让授权经销商加价出货,这不是“坑”中国内地的消费者吗?同时,一位网民叫“手机发校友”的网友表示,那些源源不断出现的水货手机难道不是苹果渠道流出来的,到了中国内地市场,一部4000元人民币左右的iPhone被炒到近2万元。

价值中国网编 2012-02-14
手机版
最新评论 更多
刘鹏举 评论了 “依宪治国”和“依宪执政”
在无交警的十字路口,人们也会很有秩序的你来我往,不在于那个法则规则叫你这样,而是先来后到的十字口交通规则扎入人心,看你东西的车慢于我,我南北的车就先于你通过十字口;看你东西的车快于我,我南北的车就等你通过后再行。除非人不守道德之时,法律才用…
周边村民 评论了 华西村:你是幸福的天堂吗?
东拼西凑的照片,小编收了华西村多少钞票?为何不把华西村掠夺周边村财富写进去?名义上把周边村兼并后成所谓“大华西”,好象周边村占了华西村多少光,实质上把周边村土地收为已有,万顷良田从此变成了杂树林(没有利用价值的杨树),又在周边村土地上建了大…
张德文 评论了 国务院新“融十条”,新在哪里?
发展是提高事物促进和谐的功能与提高相互关系和谐的程度。事物发展的根本标志是提高存在的价值。发展生产力,绝不是简单地提高生产能力和产品数量,而是要提高社会创造价值的能力。提高综合国力,也不是简单地提高军事与经济实力,主要是用先进文化提高国民的…
活在非洲 评论了 地方与中央暗中博弈楼市政策
权贵的一场盛宴无奈终结。
张德文 评论了 “依宪治国”和“依宪执政”
依法治国是治标,文化治国是治本,文化铸造灵魂。要用科学和真理驾驭世界的运行,用和谐文化铸造人类的灵魂。
卢泽东 评论了 “依宪治国”和“依宪执政”
法治化水平是国家现代化的重要标志。
陈世炎 评论了 “依宪治国”和“依宪执政”
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法治国家己迈开了重要的一步,未来的路还很长,任重道远呀。
黄树贵 评论了 “依宪治国”和“依宪执政”
什么时候,中国能看到在法律面前真正做到人人平等,有法可依,有法必依,那么,权力就真正被关进制度的笼子了。
陈信凤 评论了 要言论自由 不要造谣自由!
要言论自由,不要造谣自由。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实际上谣言的流传正是源于正当的言论缺失正常表达渠道所造成的。比如朝鲜是典型的闭关锁国之邦,对外交流的信息极差闭塞,这造成了相当严重的国际负作用,关于朝鲜政局的传言一波双一波,这反过来严重冲击着国内…
陈信凤 评论了 “依宪治国”和“依宪执政”
宪法是实现“党的领导”的国家根基,“依法治国”必须依托于“依宪治国”,同时“依法治国”又是“依宪治国”的具体表现,也是实现“党的领导”的重要条件。